厉少宠妻至上

涂花期

“老公…” “乖,我在…” 云城身份最尊贵显赫的男人细心的替她涂抹着药膏,嘴里吐出的话却霸道且冰冷,“敢让你受到伤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简安安囧,她只是不小心在台阶上摔了一跤而已。 第二天,台阶被移位平地,还铺上了一层波斯地毯。 一次意外,简安安不小心惹上了大名鼎鼎、发光发亮的厉少,全城的人都知道厉少洁身自好,扬言终身不娶,却唯独对她,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厉太太负责拍戏,厉少负责宠老婆宠儿子,宠天宠地宠翻天。

隐婚娇妻,放肆爱!

林淼淼

隐婚两年,冉可岚在陆家连个佣人都不如,若不是被长辈相逼,他恐怕永远也不会碰她;那一晚,她在他身下,小心翼翼的隐藏着喜欢的心情,他却只当她是一个生子工具,直到后来,他真正爱的那个人回来了……冉可岚拿出离婚协议,主动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

乔婉婉

传闻,他是暗夜帝王,权势遮天,富可敌国,有隐疾。 却,偏偏对她一见钟情,巧取豪夺。 “苏医生,嫁给我。” “对不起,我有孩子了。” “刚好,我生不出孩子。” “……” 新婚第二天,苏沫沫面如菜色,扶墙而出,“到底是谁TM在造谣?” 他将她捧在手中,宠上心尖。 终于有一天,她接受不了高冷总裁变小奶狗的人设,发帖求助:“老公太黏人怎么办?” 他秒回:“也不是没办法,要不拼个三胎先?”

我家陆总超宠的

寞浅浅

  被丢到国外三年的冯千觅,回来的当天炸了父亲与小三的婚礼! 她被送进了警局,渣爹拒绝保释,看守所里的绝世美妇听了她的故事,送了她一张电话卡。    冯千觅拿着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儿砸,给我打五千万到这张卡里。”   过了一分钟,钱到帐了,冯千觅开心不已。   “儿砸,我被人打了。”   十分钟后,一群黑衣保镖出现,把打她的人打得妈都不认识了。   直到某一天,她的儿砸站在她的面前,伸手把她避咚在墙角。   “叫了我这么久的儿砸,是不是得还了?”   冯千觅:……意外呀。我儿砸怎么是安城最是矜贵,最有权有势的男人陆圣安?   “陆少爷,我……我不知道是你呀?要怎么还?”   陆圣安眯眼一笑,摸上她漂亮的小脸。   “用你的一辈子来还。”

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乌媚

叶姚重生回到1990年,跟大院男神订婚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她,还是人人厌恶的大胖子, 受尽欺凌。   所有人都在唱衰(破坏)这段恋情。   叶姚笑一笑,减肥,发家,狂虐人渣,渐渐变美成了一枝花。   叶姚:“他们都说我配不上你,离婚吧。”   厉铖强势表白:“想的美。妇唱夫随,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腹黑竹马:小青梅,甜蜜蜜

兮浠

“乖,给我。” “不要!这是原则问题!”某吃货少女抱着一大堆零食誓死不从。 他唇角带笑:“我做了二十八道菜。” 她冷静的上缴所有零食,嗲声嗲气:“亲爱的!你比零食重要!” 他是冷面的腹黑总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厨艺技能满点,追妻路上拿着锅铲遥遥领先。 而把他改造成这样的小丫头—— 采访中,她郑重其事:“我要吃一吨小龙虾!” 记者:???跟谁说? 结婚之后,她笑靥如花。“我今天要吃一吨小龙虾!” 记者:万点暴击,本狗已瞎。

国民影帝暗恋我

十里酒香

 听说国民男神余千樊有暗恋的人?   粉丝:“不我不信!哥哥是爱我们的!”   听说余千樊暗恋的人是栗女王?   粉丝:“栗锦?不可能!他们两个不合,这波贼稳了!”   综艺游戏里,余千樊的手放在测谎仪上。   主持人:“听说你有暗恋的人了,是栗锦吗?”   栗锦冷眼看了他一眼,余千樊开口:“不是。”   ‘啪’!   电流红灯齐齐响。   栗锦:“……?”   粉丝:“……?”   她是天空上的星星,他是想摘星星的人。   ……   【小剧场】   余千樊又发病了!   重生回来的栗女王头很痛。   栗锦拿着剧本和他商量,“这场吻戏我们能不能删掉?你不是有洁癖吗?”   余千樊笑容意味深长。   “不删,你在怀疑我的职业操守?”   栗锦:“……。”   某流量小花,“千樊哥哥我发烧了,等会儿那场戏你能拉我一下吗?”   余千樊:“抱歉我有洁癖。”   栗锦:“……?”

第一婚宠:重生娇妻有点甜

蓝九

上辈子错信良人,不仅害死了深爱自己的男人还有未出生的孩子,自己还落得一个惨死下场! 这一世,她脚踢渣男,手刃贱女,让那些欠她的人,百倍偿还! 至于亏欠的那个男人,她用尽一生来补偿! 传言,冷家大少凶神恶煞,是一个半只脚即将踏入棺材的男人,必须要找一个压的住他煞气的女人,方能存活! 而原本强烈抵抗不嫁给他的洛家大小姐,突然有一天,开启了护夫模式,容不得别人说她老公一个“不”字!

独占婚宠

舒酥

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舒心暖表示没有招惹任何男人,她怎么就被妖孽大叔缠上还摁进了户口本?成天的撩她,害她每天躲他,躲他,玩命躲他。 啊呀呀,这日子没法过了! 舒心暖双手叉腰,怒目一瞪:“站住,转过身去,面壁思过。” 某男乖乖转身面壁:“老婆,我错了。” 夜家二嫂三嫂捂脸(内心羡慕嫉妒恨):就是那个,就是那个揍表脸的夜老四,拐了个小姑娘做老婆,老牛吃嫩草,卑鄙无耻下流!

重生七零俏佳妻

月半倾明

明明是冷酷铁血的钢铁男人,为啥一见小媳妇就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林家画风日常,“媳妇儿,我饿了……” “吃饭去,唔……” “媳妇儿,我病了……” “那儿有药,嗯~~” 某人抓狂,我又不是你的饭,你的药!混蛋你还有完没完!

加载中
京ICP备0901782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