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宠妻至上

涂花期

“老公…” “乖,我在…” 云城身份最尊贵显赫的男人细心的替她涂抹着药膏,嘴里吐出的话却霸道且冰冷,“敢让你受到伤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简安安囧,她只是不小心在台阶上摔了一跤而已。 第二天,台阶被移位平地,还铺上了一层波斯地毯。 一次意外,简安安不小心惹上了大名鼎鼎、发光发亮的厉少,全城的人都知道厉少洁身自好,扬言终身不娶,却唯独对她,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厉太太负责拍戏,厉少负责宠老婆宠儿子,宠天宠地宠翻天。

隐婚娇妻,放肆爱!

林淼淼

隐婚两年,冉可岚在陆家连个佣人都不如,若不是被长辈相逼,他恐怕永远也不会碰她;那一晚,她在他身下,小心翼翼的隐藏着喜欢的心情,他却只当她是一个生子工具,直到后来,他真正爱的那个人回来了……冉可岚拿出离婚协议,主动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

乔婉婉

传闻,他是暗夜帝王,权势遮天,富可敌国,有隐疾。 却,偏偏对她一见钟情,巧取豪夺。 “苏医生,嫁给我。” “对不起,我有孩子了。” “刚好,我生不出孩子。” “……” 新婚第二天,苏沫沫面如菜色,扶墙而出,“到底是谁TM在造谣?” 他将她捧在手中,宠上心尖。 终于有一天,她接受不了高冷总裁变小奶狗的人设,发帖求助:“老公太黏人怎么办?” 他秒回:“也不是没办法,要不拼个三胎先?”

腹黑竹马:小青梅,甜蜜蜜

兮浠

“乖,给我。” “不要!这是原则问题!”某吃货少女抱着一大堆零食誓死不从。 他唇角带笑:“我做了二十八道菜。” 她冷静的上缴所有零食,嗲声嗲气:“亲爱的!你比零食重要!” 他是冷面的腹黑总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厨艺技能满点,追妻路上拿着锅铲遥遥领先。 而把他改造成这样的小丫头—— 采访中,她郑重其事:“我要吃一吨小龙虾!” 记者:???跟谁说? 结婚之后,她笑靥如花。“我今天要吃一吨小龙虾!” 记者:万点暴击,本狗已瞎。

陆少,今天离婚不

吞酒

被抓来顶包结婚,新婚丈夫从不出现,只用大把的钱砸她? 哇!美滋滋的小富婆生活在向她招手! 谁知,正当她攒够小金库,准备跑路,饭票老公竟然回来了,说要和她一起传宗接代?! …… 从此,全城的人都能看到陆家夫人作天作地,日常作离婚。 在外面受气了,乐照回家拍桌子:“我要离婚!” 陆少:“给你找回场子了,乖。” 在外面看中了跑车,卡里钱竟然不够,乐照回家叉腰:“我要离婚!” 陆少:“给你买了,乖。” 几百次的离婚不成功,乐照无奈了:“陆大少,你怎样才肯把婚离了?” 陆少:“我知道你偷藏的儿子,是我的。” “……”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用尽余生说我爱你

四殿下

男友生日,看到妹妹和男友…… 她端水往两人身上泼去,冷笑:“收拾东西给我滚!” 这样的男人,她不稀罕! 走投无路时,有个男人突然闯进她的生活。 他霸道宣布:“我的女人谁敢欺负?” 他单膝跪地:“我还欠你一场盛世婚礼!” 他是京都莫家二少,偏偏有着清冷的性子,孤傲、心冷、果断! 她是二少的爱妻,别人动她不得、欺负不得、骂不得! “啊!”当她躺在手术台上,声嘶力竭只为生下孩子时。 他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指,红着眼眶道:“安然,我们不生了,不生了!” 简安然:没遇上他之前,我觉得爱情这辈子都不会真正经历一次,遇上他后,我觉得我要用尽余生说我爱你。 原来,每个女孩在遇上自己真正的良人前会有一番波折,那样只是为了让自己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后来,谁都知道京都莫二少――宠妻如命!

霸道霍少,放肆宠!

忆瑾年

权倾一国冷酷无情的枭雄帝少,搭上可软萌可彪悍的苏家小丫头,从此帝少踏上宠妻不归路。某剧发布会上,记者问:“霍夫人,帝都人人传言霍少有三大优点,请问分别是什么?”苏慕夏一本正经的回答:“颜高霸气不差钱。”突然,霍某人幽幽抢过话筒,“分明是爱你,疼你和宠你。”对此,帝都人民纷纷表示,我们又被喂饱了。

婚途陌路

叶微舒

一晚错误的旖旎与缠绵,让他食髓知味,从此不眠不休求合体! 都说他生性薄凉没有长性,却独独宠她至深。 可她心里清楚,他所眷恋的,只是她的身体。他的心里有个人,真正让他爱入骨髓~~~ 意外怀孕,她求他,至少让她留下孩子。可他说:打掉。 她笑着转身,他对那个女人用情至深,却对她残忍至此…… 当她消失不见,他方惊觉,她早已烙在脉络深处,成为他的心尖宠! 【小剧场: 三少:这简介写的不对,这是宠文啊,说好的霸道宠妻总裁呢?o(╯□╰)o 小雪:嘁,霸道宠妻总裁在哪里?我要换男主!~(≧▽≦)/~ 三少:(瞪眼) 小雪:亲爱的,我是爱你的~~~】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旧月安好

陆清野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是有朝一日气死病秧子穆镜迟! 戏精少女 VS 温润富商大佬。 背景民国架空文

法医妈咪快快跑

红薯小妖

作为顶尖医学世家薛家第十三代的唯一传人,薛桐桐肩负着延续薛家香火的重大使命。没男人怎么办?那还不简单,偷呗!偷个宝宝,薛家的香烟不就烧起来了吗? 六年后,当薛桐桐带着天才儿子回国,却好死不死地又遇到他。 “女人,六年,别来无恙!” “你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那你怎么解释你家儿子,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他邪魅地指了指身边的小包子。 “你知道我医术超群,整容又不是难事!”某女睁眼说瞎话。 “嗯,脸可以整……薛法医,你不妨给我和你家儿子做个亲子鉴定!” “……”某女挠心。她医术再高超,也不可能改变血型啊! “妈咪,爹地给我钱了,我把你卖给爹地了!” “儿子……你……” 医学无双的儿子遇上强势腹黑的总裁爹地,再加上一个只懂医术,其他呆萌的妈咪,这会是一个有爱的故事!

加载中
京ICP备0901782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