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白月光

青耳

七年前,林徊因为误会忤逆继母而被父亲送到某城乡交换节目开始了交换生活,不配合节目组的她,又被继母委托给在农村休假的江崇照顾,随着相处,两人从厌恶冷漠到逐渐产生了感情,但最终不得不因为两人之间的差距而分开。七年后,成为了女明星的林徊因为电影而去基地参与训练,重遇了负责特训的特种兵队长江崇。江崇冷硬严厉,林徊一边训练,一边借机靠近,两人间的爱火又重燃……

多少欢喜染尘烟

王晓露

因为大学肄业,秦栾树求职路坎坷艰难。从写字楼出来,鞋跟却毫无预兆地断裂。无奈之下,她只好将另一只鞋跟敲断,却不巧被人拍下来,发到他的认证微博上。秦栾树气势冲冲找去问罪,那个知名电台主持人许旻生的理由竟是想见她!在接触中,他确实对自己关爱有加。可她早年遭遇背叛,早已视爱为洪水猛兽。对于许旻生的爱意,她始终选择逃避。而另一个叫萧冉的腹黑公子哥更是莫名其妙。不过是从电梯摔出去时恰巧做了她的人肉垫,便穷追不舍找她索赔……

只婚不爱

蛋蛋

她,天性烂漫、可爱;他,性格沉稳、负有责任心。因为适合,于是,那就牵手吧。相亲而结合的婚姻,表面是如此的美满。但是,当他真正的真爱以第三者高高在上的姿态,出现在他们的婚姻里时,她亲眼目睹他的失控、痛苦和挣扎。松手还是紧紧抓住?是该潇洒离开还是一味用责任锁住对方?原来疼爱≠真爱,温柔、包容,也是他的残酷。现代男女的爱情,离开没有戏剧化的潇洒,成全也不是大团圆的欢喜。

要有多爱才会缠绵不休

暖暖风轻

莫锦年在前男友程然的婚礼上邂逅了一个名叫杜明晟的英俊男子,她“借”他冒充她的现任男友,想挫挫程然的锐气。阴差阳错之下,莫锦年和他发生了一夜情。莫锦年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谁知这是故事的开始……

老婆大人有古怪

夏妁

婚前,江弥生提出条件:等你找到想结婚的人,我们就离婚。可是当她提出离婚,他的回答太奇怪,“有想结婚的人了吗?约出来,我要给你把关。”面对一个脑洞极大的老公,白鹭有点不知所措。老公面试现男友算怎么回事?两个大老爷们私聊,也是够特别。可是更让她震惊的是老公360°大转变,对她温柔备至、呵护有加,蠢萌的她顿时觉悟:原来我被老公倒追了,可是说好的离婚呢?

余生,请多指教

柏林石匠

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了——世界这么大,我又走得这么慢,要是遇不到良人要怎么办?早过了“全球三十几亿男人,中国七亿男人,天涯何处无芳草”的猖狂岁月,越来越清楚,循规蹈矩的生活中,我们能熟悉进而深交的异性实在太有限了,有限到我都做好了“接受他人的牵线,找个适合的男人慢慢煨熟,再平淡无奇地进入婚姻”的准备,却在生命意外的拐弯处迎来自己的另一半。2009年的3月,我看着父亲被推出手术室,完全没有想到那个跟在手术床后的医生会成为我一生的伴侣……

我最深爱的

绿桥乔

十岁那年,父母遭遇车祸去世,被抛弃的水露,被年长她十七岁的司长宁收留,给了她一个家。十二年,他们相依为命,互为世界上唯一的支撑。对水露来说,司长宁是她的长腿叔叔、她的养父、她的监护人,更是她悄悄敬慕多年的爱人。她爱他,恬不知耻,不知悔改。但司长宁始终拒绝她,一次次将她推开。为了证明自己长大,能独立,水露自大二开始工作。一次醉酒,水露与豪门贵公子纪慕意外交集。水露酷似暗恋对象的面容,令纪慕不由自主地追逐,却被她折服,最终沦陷。情难自已,一往而深。趁司长宁订婚,纪慕孤注一掷向水露求婚。纪慕以为,余生他有大把时间赢得水露的心,却一次次败给她的执着。他愤怒,疯狂的报复,却因水露的眼泪停止。他哄骗水露,想留下他们的孩子,她却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初初遇你,时光恰好

桑妮

高甜无虐,一路撒糖的轻松都市文。夏唯安认定谢总她高攀不起,“我是喜欢你,但恋爱免谈。”谢总不听,谢总美滋滋盘算哪天领证。英俊多金且温柔谢总,一生最得意,娶到夏唯安。其余成就,请百度。谢子鸣至今单身,原因有三,太帅,太有钱,太招人喜欢。当所有人眼中冷淡矜贵的谢子鸣陷入爱恋时……谢子鸣不觉得要避嫌,大庭广众之下,走到夏唯安坐的那一桌。其他人一走,他就取笑她:“怎么,我是洪水猛兽吗?这么久了,一眼也不看我?”这是,跟她撒娇。夏唯安有些惊悚地看了他一眼。谢子鸣凑近一些,“我有点想你了呢。”看她耳朵红了,谢子鸣心情大好,“不讲话?不讲话那我就亲你啦。”夏唯安:“……谢总,注意身份。”

他来时惊涛骇浪

闻人可轻

腹黑高智商地质学女博士VS口嫌体直纨绔富少。狭路相逢扭头走,what?说好的甜蜜爱情呢?!初遇春见,白路舟烦死了——挖石头的?没情趣!她是犟驴么!你果然一点都不可爱……不久,腻歪的糙汉宠起人来,简直没眼看!狭路相逢扭头走,一段纨绔少爷啪啪啪打脸的追妻之路。

凤还巢(典藏版)

张晚知

一位现代女医生,意外成为古代太医署首席大夫的关门弟子,潜心侍药十多载,终于医术大成,成功为太后开腹取出子宫肌瘤,顺带使唤了病人家属——当朝圣上。外表刚强实则细腻敏感的年轻帝王,配合医生救母过程中,不仅人被使唤了,心也被偷走。江山和美人如何选择?成就了帝王业,却空了一颗心。夜深人静时,远方的凤凰,可曾感受到刻骨的相思?“云迟,你难道以为,你撩拨了我,还能全身而退吗?”“你可知我不懂礼法,无视尊卑,胸量狭小,暴戾蛮横,实非什么良善女子、如意佳人?”“我初时不知,可当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在我心里了。”

加载中
京ICP备09017823号-5